WL / 寧靜以致遠,林國鈞的舉球之路

簡育柔
發表於 2017/06/06 11:30
880次點閱
0 人收藏
收藏

世界男排聯賽名單出爐,13人大名單中,兩位舉球員分別是來自台電隊的戴儒謙及美津濃隊的林國鈞(阿良)。這是林國鈞首次踏上世界聯賽之旅,積極備戰的他在集訓期總會提早半小時到球場暖身、碰碰球、加熱手感。 「這麼拼命不會累喔?」 「不會啦!快比賽了,要想辦法把托球到位率再拉高一點。」阿良在賽場上看似沒什麼情緒,不過每次舉完一球,卻能明顯看出他表情皺眉、或是微笑,就像是在為自己的球打分數,阿良對舉球的品質可以說是嚴格到鑽牛角尖。 



105學年大專聯賽畫面。圖/吳亭霓攝


克服兩大難題:穩定手感與賽場心魔

雖然阿良在國訓中心穩定練習、也積極自主訓練,但是提到訓練狀況卻有些忐忑。「最近狀況不好,每次比賽近了,我就會有很多想法,像是怎麼把球托到位?或是手感不好時會一直困惑為什麼球質不好,可能是想太多了,心理方面的問題吧。」 阿良也說,這樣的情況已成為老毛病,是每逢大型比賽都會出現的情緒,有時候在賽場上會因為情緒的關係影響表現,這對阿良來說是一大困擾。「我知道自己做得到,但必須想辦法克服心魔。我常常跟自己對話:球先順順地托就好,剩下的放心交給攻擊手,再慢慢調整,讓手感流暢。」 

提到練習與比賽時表現的差異,阿良表示比賽時自己的手法會比較細膩,但練習時也不至於懈怠。「其實 … 整體來說,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比賽型還是練習型的球員。」阿良好氣又好笑地說著,在賽場上他容易想太多,不過對於打排球這件事卻反而想得單純,該練習就練習、有問題就找人詢問。


林國鈞高二時擔任球隊先發舉球員。圖/取自臉書粉絲專頁林國鈞Lin Kuo Chun


傻傻「練進」國家隊,阿良:拚個好戰役

接觸排球之初,阿良只是秉持著好玩、有趣的心態參與,直到高二那年擔任先發球員站上球場,才終於體驗到「站滿五局」的踏實感。他說那種「團結一心、抵抗對手」的感覺讓他開始進一步思考,打排球可以不只停留在趣味的層面。 阿良的高中母校東方工商,是所有甲級聯賽隊伍當中唯一沒有體育館的學校,在室外球場嚴苛的訓練讓東方排球隊有了「水泥地傳奇」的稱號。阿良在高中的三位教練全恩多、洪榮宗及李國源對他影響不淺。即使現在碩二了,阿良也常回去找恩師李國源討教。回憶起自己的排球生涯,他幽幽地說:「沒有東方工商的那一塊水泥地,就沒有現在的我。」   

 對於練習總是按部就班,也不會想要偷懶或逃避,老實到可以說是近乎傻的程度,阿良說:「從沒想過會打進國家隊,以前是為了快樂,現在則是有了理想。既然進入國家隊,我想要在自己的排球生涯中拚個好戰役。」本次的世界聯賽對阿良來說是世大運的前哨站,他希望自己能好好練兵。對於未來,他則是期待打能進亞運,完成最終理想。  


接棒光頭神舉,謹記叮嚀:做好該做的事

進入師大之後,阿良許多關於舉球方面的問題都向大學長黃培閎請益。「他對人很隨和,但對自己的要求很高。球風沉穩、舉球的穩定度高,他也蠻知道要怎麼帶領大家,之前世大運我們在球員休息室都很緊張,培閎就會搞笑啊、弄東弄西來讓氣氛輕鬆一點。我個性比較內向,有時候都不太講話,但我有努力,現在偶爾會弄一些把戲來娛樂大家(笑)。培閎身上有很多我要再學習的地方。」 然而在大學長培閎的眼中,他卻認為阿良與自己,在舉球方面的優缺其實有些相似。 他說:「其實我們倆的特質有一點像,求好心切,思考太多容易造成反效果。」  


我常跟阿良講:

不要困在自己的想法裡,做好該做的就行。

都練那麼久了,一定有能力把球舉好。



國家隊出戰世界男排聯賽,離開臺灣之際「光頭神舉」黃培閎為昔日戰友們送機。
(左起劉鴻杰、林國鈞、黃培閎、劉鴻敏、許美中、蔡家豪、戴儒謙)。圖/黃培閎提供。


培閎還私下透露,自己還在念大學時就已知道東方工商的林國鈞這號人物,「阿良高中的時候表現就很不錯,當時我就已經很看好他。」果不其然,隔一個學期,阿良就進入師大,成為光頭神舉的學弟。

本次世界聯賽,接棒「光頭神舉」黃培閎的位置,被外界比較實力與表現是無可避免。對此,阿良有一套自處方式。「不管有沒有外力因素,這個問題我遲早要面對。他就是表現太好,搞得我壓力好大(汗顏)。就…做好我該做的吧!」阿良開玩笑揶揄學長,但言詞中對這位學長的敬重卻也不言而喻。成為光頭神舉的後繼,林國鈞將壓力化為助力、將命運化作機會,繼續在球場上勇往直前。(同場加映:林國鈞小檔案 - 最敬愛的學長)   



師大完成十連霸,球員們激動迎向林國鈞。圖/吳亭霓攝


等到退役的那天來臨,盼成為懂球員的好教練

從一開始的單純為了好玩而打排球,現在,阿良則是為了自己的人生而打。 「排球喔,已經割捨不掉,但有時候還是會累,就轉移注意力換打羽球或籃球。但是要放棄是絕對不可能,它是我的吃飯工具欸!不打球我要幹嘛?」成為國家隊舉球員,排球對於林國鈞的意義昇華到另一個層次,多了份責任、也多了份壓力。責任是如何舉好每一顆球,讓攻擊手能完美發揮;壓力則是,擔憂自己的能力水平,只能不斷往前或維持,沒有退步的餘地。 

 

現在的我,專心做好自己的本分比較重要。


  


受到恩師李國源的影響,阿良表示如果自己未來從國家隊退役了,目前規劃是希望自己能往成為教練的路上走去。「我想要跟選手親近一點,不要只是盯練習、不苟言笑。不只是排球的技巧,連選手的心我也要一起帶,國源老師就是這樣,他隨和、幽默,練球的時候大家都很認真、很專注,氣氛也很快樂。」 這位練球老實、心態也老實的國家隊舉球員林國鈞,想必在這次的世界聯賽巡禮中又能有大大收穫。載滿經驗,於即將到來的 2017 台北世大運大放異彩!   


延伸閱讀

2017世界男排聯賽賽事資訊專頁

WL / 苦吞三連敗,中華隊首站排第四

WL情蒐 / 非洲二雄-突尼西亞男排

WL / 黃建逢:比起個人數據,我只想要球隊贏球

十全十美十連霸,師大換血屹立不搖!

獨孤求敗,師大男排的10連霸之路

走過苦痛才能綻放,蛻變成熟 – 吳宗軒 


喜歡這篇文章嗎?分享給朋友知道!
關於作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