鍵盤盃賽 / 跌倒以後再戰的,才是勝利者

BonTop
發表於 2018/05/16 12:00
4,168次點閱
3 人收藏
收藏

當初進到系女排時,大三學姐們總是會說,以前畢業的學姊真的很強,我們也就這樣傻傻地跟著練,指望有一天能夠看見那個輝煌的畫面再現。


落到菜鳥手中的榮耀

大一最後一個盃賽結束了,季軍坐收。即將畢業的大四學姐,同時也是球隊的主力大砲手,說了一句話:「好險在畢業前,還幫大三隊長至少留了一座季軍獎盃。」聽完真的讓人感動,打球不為了自己上場炫技,而是心底想著怎麽幫球隊扛住壓力,即使季軍也有著冠軍般的風度與姿態。

到了自己大二以後,學姐們忙於未來規劃,球隊落於我們這群菜鳥手上。才剛從新生盃的洗禮結束而已,就要面對校內外大大小小蠶食鯨吞的盃賽。果不其然,每次出征都停留在八強,第二天總是第一場就打包回家,單淘汰的賽制讓我們成為強隊踩上四強的墊腳石。



印象最深刻的一場比賽在大財盃,八強對手真的好強,雨備賽制底下最終以41:11落敗,而那11分當中幾乎都是對手失誤。大家失落跟無奈的臉都還烙印在我心中,因為我們以為自己進步了,但原來距離與強者並肩同行還差得太遠。



隔年的我們大三了,經歷了無數次在山上練球、山下打 play 的洗禮,稱不上脫胎換骨,但耐挫力確實大大提升。球隊的紀律與文化也開始明確,在賽季還沒開始時,我們就已能對自己所屬的球隊有著榮耀感,難能可貴。第一場校外比賽,北財盃一路順風地進到了冠亞賽,又再次強碰了去年輸慘慘了對手。



故事最後是一座閃耀的銀盃

心底的恐懼很難言喻,明明知道敗下陣來還有亞軍,比較去年的成績已經是大幅進步了,但就是不想輸,不想再以那種輸到被場邊觀眾同情的分數下場。但不料我們在第一局中段就傷了一位先發,士氣打擊很大,本來拉鋸的比數瞬間被輕鬆甩在後頭,第二局開局也是提不起勁,直到13:21,我真的打從心底放棄了,有著身高優勢的我在後排,而我那矮矮的對角大砲隊友在前排,每球都要耗好久、打不死,我已經快筋疲力盡了,8分的差距之大,還不如讓對手2:0我們早些休息。

但我矮矮的對角隊友突然像發狂一樣每球都好用力扣,每次起跳都像在飛,我沒有看過那樣的她。比分一分一分拉近,她說「就說不要放棄啊!還有機會!妳給我在後面好好接!舉球給我我一定會用力打!」我才驚醒自己有多麼愚蠢,身為隊長卻在心裡先放棄了大家......。最後我們奇蹟似地用26:24逆轉了局面,這也讓場上的我們、場下的觀眾在還沒贏得比賽時就落淚了。

故事最後不是完美的冠軍,但是一座閃耀的銀盃,也是我們菜鳥團地一次在校外拿到獎杯。但這真的開啟了我們的信心,每一次出征都要像一支專業的球隊,每一次比賽都要有王者之風。只有讓自己看起來有著大將的氣魄,我們才會離勝利更接近一些。



當年的我們,北政盃與大政盃都拿下了冠軍。但在最難打的大財盃中依然輸給了那支可畏的強隊,成為一整年最大的遺憾。

---

史上無敵難拿的獎盃-大財冠軍

如同以前的學姊一樣,我同屆的隊友們都開始準備未來的人生規劃,大四這年只剩下我和我那矮矮的對角,但學妹們很爭氣,不僅沒有甘於去年的成績,反而很堅持要靠自己的努力再次稱霸。

那令人恐懼的畫面再次出現,大財盃冠亞的對手又是他們。當我屏息站到場上時,再次看看身邊這群人、場邊那群人,還有跟我並肩四年那矮矮的對角。我知道是最後一次了,最後一次有機會可以打敗他們。於是大家用盡力氣防守,球舉出來攻擊手努力打,但分數總是無法突破,最多差兩分。雙方突破20分時,我們在每一顆球得分都用力狂吼,用力歡呼,將自己的士氣帶到最高點。效果顯著,大家都打開了,大家耐住最後的Deuce,第一局拿下之後就如釋重負,第二局更能夠放開來打,更能開始想策略。

也因此毫無懸念地,我們把大財冠軍帶回家了。這座史上無敵難拿的獎盃真的可以讓人記得好久,不只是得勝,不只是冠軍,更是因為我都還記得那些挫敗後試圖谷底重生的,大家的汗水。



我們是在當年拿下六座校內外冠軍獎盃的政大財政,卻也是現在正在谷底重生的政大財政,獎盃沒辦法每年在隊上閃耀,但是那種拚搏與不放棄的精神卻依舊流傳,期許有一天還會在各大沙場上,看見這樣的精神帶來了勝利!!


延伸閱讀
鍵盤盃賽 / 排球這條路沒有起點也沒有終點…
鍵盤盃賽 / 致,我們的青春故事
鍵盤盃賽 / 最後一個盃賽,經濟要再起飛一次
鍵盤盃賽 / 那年鑲嵌在心裏的單純美好
鍵盤盃賽 / 亦敵亦友:球場上的友誼
鍵盤盃賽 / 一百次放棄,也有一百個留下來的理由
鍵盤盃賽 / 南征北討,只為拿一隻特大盃(南特篇)
鍵盤盃賽 / 南征北討,只為拿一隻特大盃(北特篇)
鍵盤盃賽 / 好想贏一場:最初的起點
鍵盤盃賽 / 畢業前,再次路過獎盃
鍵盤盃賽 / 不管在何處,都是我們的主場

喜歡這篇文章嗎?分享給朋友知道!
關於作者
大一開始打排球,打到出社會還停不下來的一隻鳥。

我熱愛打排球的程度,大概跟愛吃秋葵的程度差不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