專案企劃

【三米線後】條條道路通現實

謝昀潔
發表於 2017/11/05 22:00
2,723次點閱
0 人收藏
收藏

上篇:【三米線後】排球,在我心中的重量

即使排球影響了這麼多人,卻只有極少比例的學生球員,畢業後還能披上國家隊戰袍、打企業排球聯賽。對大部分的球員而言,他們很難再專一在打球這條路上,即便他們心中仍有排球夢。北市大大四的舉球員李婉蓉便是一例。

婉蓉雖然曾幾度入國手,但成長在單親家庭,家中有年邁的祖父母和身體欠佳的父親,為了排球從屏東北上求學的她,甚至一度想休學回去找個一般工作,但在父親堅持下她仍將大學學業完成。畢業後婉蓉打算回南部往教職發展,就近照顧家裡。問她是否還想繼續打球?她沉默了半晌,只淡淡地回答:「畢業後有工作,就算想也只能偶爾跟朋友出去打小比賽,且自己有責任在。」



22歲

能被選進國手名單的球員,畢竟是少數中的少數,考量現實及大環境因素,多數球員畢業後不得不放棄繼續打球的夢想。而進入國家隊後,就真的有保障嗎?在排球尚未職業化、出國途徑也稀少的台灣,當上國手也不見得有保障。加上排球為團體運動,隊伍組成多有變化又無法個人參賽,即使國際賽獲得名次,獎金也難賴以維生。

22 歲,是大專院校畢業生的平均年齡,也是運動員成長、進步的關鍵時期。在國外,這些正值花樣年華的球員,才正要開始他們排球人生的巔峰,但在台灣,卻得告一段落。沒有職業排球聯盟和完善制度,讓學生球員畢業後難以打球為志業,在大環境遲遲無法獲得改善的情況下,我們也不免要為這些球員問:除了打球外,他們還能做什麼?

有些高中聯賽的甲組球員,早在高中畢業後就選擇另一條路,進入非體育專業的科系就讀,盼能習得球技外的一技之長,如目前就讀成功大學職能治療研究所的陳曦、中山大學中文系畢業的韓俜亭。那麼大學選擇進入體育專業科系就讀的球員,他們畢業後又該何去何從?


當老師,是球員被教育的最終職業

許多人對體育專業科系畢業的印象,仍停留在當專職選手、體育老師或教練,如北市大女排的鄧衍敏教練(以下簡稱小牛教練)所說:「以前進師大、當老師,是球員被教育的最終職業,如果不是做這職業,好像未來就沒希望。」

但少子化的台灣社會,教職缺額面臨僧多粥少的窘境。在北市大修習教育學程的福暄坦言,雖然修了教育學程,但也只是把學分修完,讓自己多點機會,能不能當上老師也很難說,畢竟自己不像同屆的湘凌及靜婷,大型比賽資歷豐富,畢業後若沒有教職機會,可能就會轉往一般公司當職員。



秀玲當初進入北市大,其實是想另外學習運動防護,無奈專長課與防護課時間搭不上,才讓她打消這念頭。現在她選擇修習特殊教育學程,也在豆花店打工學習服務業待客之道,希望讓自己未來多幾條出路。不過對她來說,特教是個陌生領域,在特教班的實習讓自認較無耐心的她感到辛苦,重複的教學無法收到成效更使她產生挫敗感。相較之下,在美國學校帶球隊,跟著訓練菜單走,看到學生的進步,讓她心裡得到很大的滿足和成就感。秀玲坦言:「還是對排球教學的熱忱比較多。」對運動心理學很有興趣的她,未來也考慮往這方面發展。


我覺得他們在各行各業都會成為佼佼者

即使球員們對於未來,在現實上有著不同考量與規劃,但卻又不約而同希望能有機會繼續從事排球相關工作,畢竟排球是她們最愛也最熟悉的夢。

對於多數球員仍想往排球教學發展,小牛教練的看法稍有不同。她認為,球員們沒有從事運動相關工作,有些人可能會覺得可惜,但他們在運動場上都可以完成教練下達的任務、對專項技術的嚴格訓練、心理層面的調適,甚至各種合理的、不合理的要求,即使不往體育相關去發展,在工作表現上也絕對不會比別人差。

「我覺得他們在各行各業都會成為佼佼者。」小牛教練的語氣中透露著身為運動員,也是對子弟兵的自信。



喜歡這篇文章嗎?分享給朋友知道!
關於作者
人生中不能沒有排球、文字、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