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世大運】對排球的愛沒有先來後到!工作人員的真實心聲

謝昀潔
發表於 2017/08/31 18:00
10,499次點閱
0 人收藏
收藏

世大運即將落幕,排球賽事也在29日晚間全部結束。就像絢爛的煙花一樣,觀眾們看到的是綻放的瞬間,卻不了解這華麗的舞台,從籌備到落幕,是由多少工作人員的心血和汗水堆砌而成。除了給努力表現的選手喝采,這些辛苦的工作人員,也很值得我們的掌聲。


 台大場館工作人員就高達125人 / 世大運官方提供


超過125人的主場館工作人員

我們採訪了排球主場館台大體育館的工作人員,這裡的人員配置大約可分成:控管觀眾與場館的場地組、服務媒體的媒體組、紀錄與控制系統的競賽組、提供物資的補給組,負責安檢的維安組,以及由眾多志工所組成的志工組。光是台大體育館的場館工作人員就有至少125人,還不包括流動的警力。這些工作人員,無論是官方指派、外包民間公司,或是服務的志工,大多是自願選擇待在排球比賽的場館,不為什麼,只因他們都愛排球。


大安分局陳柏諭本次擔任日本男排隨隊警察


日本男排隨隊警察陳柏諭:開始愛上排球

日本男排的隨隊警察陳柏諭,從日本隊報到開始,幾乎全天跟著他們行動,負責安全維護外也兼任翻譯。隸屬大安分局安和路派出所的陳柏諭,在被調派世大運維安工作前,只打過籃球,對其他球類沒有任何關注。接到這項任務後,他開始去認識排球、了解規則,加上觀看日本隊練習與比賽,發現排球是一項很有趣的運動,激起他對排球的興趣和喜愛。由於年齡相近,他和日本男排很快成為「麻吉」,不只互加IG,日本隊比賽時他還會幫忙加油,他笑著澄清:「跟台灣比時,我當然還是幫台灣加油啦!」他坦言,由於選手住在選手村,禁止外人出入,因此他必須每天通勤到選手村接選手一起行動,晚上送他們回去後自己再回家,世大運期間幾乎沒有休息。不過也因為這樣,他和日本男排親近到可以互開玩笑,對於世大運進入尾聲,他感性地說:「要結束了,真的蠻不捨,畢竟已經有感情了。」也表示自己以後會更關注排球這項運動,有機會想自己打打看。


媒體組耿琳喬:辛苦卻從不覺得後悔

媒體組的耿琳喬說,自己學生時期熱愛打排球,因此聽聞公司接下世大運媒體服務的工作時,馬上就表達想到排球主場館服務的意願。擔任世大運工作人員後她才了解,一場正式的排球比賽在媒體溝通上有這麼多細節,像是分發每場比賽的出場名單、成績紀錄表、請球員開記者會等等,以前她對這些一竅不通。雖然有時候遇到部分霸佔位置單純看比賽的媒體,會覺得不太公平,看到觀眾屢勸不聽違反規定也會生氣,但她最開心的也是因為有這些願意關注排球的媒體、願意支持排球的觀眾,讓排球這項運動能被更多人看見。這份工作雖然很累,但因為愛排球,所以她一點都不覺得後悔。


場地組謝宜臻:常面臨兩難處境,盼球迷體諒

場地組的謝宜臻大學時參加過系上排球隊,因此當體育局長官詢問她是否願意幫忙時,她一口就答應了這份工作。她苦笑說,早知道會這麼辛苦,應該選別的場館。台大體育館座位席約可容納4200人,再加上球員、工作人員、媒體,要控制這麼多人不容易。宜臻認為,這份工作最困難之處,在於經常會面臨兩難的情況:「有很多觀眾不遵守規定跑進場內找球員合照,可是球員通常也不太會拒絕球迷,我們想阻止,結果變成我們很尷尬。」 她希望往後再舉辦賽事時,球迷能體諒工作人員的處境,遵守規定。不過她也感謝球迷讓她見識到專屬台灣的熱情,看見台灣排球的熱潮與未來。



成為更有責任感的排球迷

這些工作人員,無論是以前就有關注排球、曾經打過排球、還熱愛著排球,或是現在才喜歡上排球,在世大運期間,他們為排球所奉獻的心力,是我們難以想像的。這次世大運是台灣有史以來舉辦過最高層級的國際賽事,或許有些人感到有不足之處,但以鼓勵代替批評,以建議取代謾罵,並反省自己是否也曾經成為工作人員的負擔?這些不僅是對他們最好的犒賞,也是期盼我們都能成長為更成熟、更有責任感的排球迷。

最後,讓我們為選手和工作人員,再一次獻上最熱烈的掌聲吧!



喜歡這篇文章嗎?分享給朋友知道!
關於作者
人生中不能沒有排球、文字、狗,還有吃東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