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者在前陣子完成排球生涯中一個小夢想,我終於去了位於福岡的北九州體育館看現場的日本聯賽啦!場館入口日本聯賽首屆冠軍隊伍堺這支隊伍早在1939年就以日本製鐵的名稱創立排球部,1950改名為八幡製鐵後拿下數次的黒鷲旗冠軍,並也在第一屆日本聯賽中獲得冠軍,1970改名為新日本製鐵,公司更是從北九州市搬遷至
完成《三米線後》的募資計畫與採訪工作後,我一直忍著不去點開導演上傳到雲端的影片,心裡想:「哼~我才不要破壞當觀眾的樂趣!」所以雖然參與了相關作業,但我可是到首映當天才和大家一起觀看完整版紀錄片啊!作為一個採訪過球員的編輯;作為一個和大家在首映會一起哭一起笑的觀眾;也作為一個人生中不能沒有排球的排球人
或許台灣的排球職業化還是一條漫漫長路,但不管這條路能否通向終點,讓球員們對未來能無後顧之憂,不正是在這段過渡期應該做的事?如同小牛教練所說,有興趣傳承、有教學特質的優秀選手,留下來繼續做教育訓練;其他的選手,可以透過學校或相關單位尋找的企業贊助,如比賽期間住宿的飯店業、提供飲食的餐飲業&hellip
上篇:【三米線後】排球,在我心中的重量即使排球影響了這麼多人,卻只有極少比例的學生球員,畢業後還能披上國家隊戰袍、打企業排球聯賽。對大部分的球員而言,他們很難再專一在打球這條路上,即便他們心中仍有排球夢。北市大大四的舉球員李婉蓉便是一例。婉蓉雖然曾幾度入國手,但成長在單親家庭,家中有年邁的祖父母和身
2017 年 3 月,台北市立體育館正上演一場場「戰爭」,各路排球好漢捉對廝殺,手起球落交織刀光劍影,場邊加油聲與選手的激情吶喊宛如出征曲……這是大專排球聯賽現場,所有學生選手同場較勁的最高殿堂。苦練的成果,全在此刻化成場上飛奔的風景,風景的背後是幾家歡樂幾家愁。我有排球
轉載自Volleyball板花了一點時間把四場比賽看一次,對這個結果完全可以接受,中華隊對上法國隊幾乎整場被壓制,而我們沒有任何手段可以反壓制。拿下呆萌美國隊並不意外,但橫掃巴西就是運氣占多數,巴西全隊像是落賽般的演出我真的看到笑出來了。打完前三場,這時的中華隊其實沒有領先優勢的,因為其他隊伍都還剩
大冠軍盃最後兩天賽事,日本在星期六以2﹣3不敵美國(決勝局不敗紀錄告終);星期日以1﹣3不敵中國,最後總成績2勝3負排第5完結賽事。對中國賽後通過記者採訪區,心情頗為激動的中田久美監督雙眼通紅,熱淚盈眶,記者問這是什麼眼淚?中田監督回答說:「很不甘心呢…可能是年紀大了淚腺分泌較為旺盛吧
作者:排球筆記攝影師世大運就這樣沸沸揚揚的來到了尾聲,我一邊看著伊朗對俄羅斯的金牌戰直播,一邊試著產出一些文字紀錄。.“ 你看你看!是陳菀婷! ”從以為自己會有採訪證可以自由進出場館,到後來去排隊排了四天,看了五天的比賽,甚至包含最後從前一天晚上八點就開始搭帳篷的女排銅牌戰。
台大體育館近日天天爆滿,球迷用力吶喊為中華隊加油 / 世大運官方提供中華男女排各自拿下二連勝,台大體育館更從首日開始天天爆滿,但球迷朋友在場邊為球員歡呼也引起網路論戰,「發球時到底該不該觀眾到底該不該出聲?」我們直接詢問了四名男女排球員的看法:楊怡真「我覺得發球的時候還是沒有聲音比較好,因為突然出聲
久違的球員介紹來惹~~ 這次小編要讓大家認識的是驍勇善戰(?)的 Ajcharaporn Kongyot(不免俗的要給大家看一下WGP時去日本仙台拍的假文青照↓) 相較於黃金一代的姊姊們和最近竄起的妹妹們,中生代得到的注目一直相對的少很多(幫QQ)也許是因為上來的時候姊姊們也還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