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者 / 王宏高

104學年度,又一年的高中排球聯賽結束了,除了一些因於個人喜好的恭喜與可惜之外,歡騰盡落,在我腦中縈繞的,是更多眉頭深鎖的思考。

 

DSC00235

 

真的好希望啊,希望這些畫面,無論是在場上場下撕吼、得分後的拍打地板、繞場、跳奇怪的舞,失分時的彼此鼓舞、憤怒地跟裁判爭執,贏球的狂喜、輸球的眼淚,這些畫面,可以再次在他們往後的排球生涯裡出現,讓HVL不是他們最後一個大型舞台,讓他們可以一輩子不用拋下他們最愛的這個運動,排球。

HVL為什麼好看? 因為他們的目標在這裡。一場五局三勝,每局25分,每一分對他們而言都如此的重要,重要到他們(也許從國小)國中、高中每一天都練球,跑體能、受傷了又想辦法復原,最後在不斷成長和淘汰過後,可以站上紅館的場地,爭那一座HVL冠軍。你還記得你這輩子得失心最大,心情起伏最劇烈的時刻嗎? 這場聯賽就是他們的那時此刻。

那後來呢? 發生什麼事了?

發生的事情叫作,目標沒有了。

 

12823371_538184579687990_1288859544846217449_o圖片來源/CTVBA

 

職業賽? 國際賽?

台灣目前只有「企業排球聯賽」這樣的業餘賽事,「業餘」兩個字代表的是他們除了是運動員之外,還必須有其他職業,例如公司的職員,或是學生。當然這不是「職業化,解決一切」這麼簡單的事,但我認為運動職業化是必然的發展方向。

試想著有一天,台灣可能會出現一位排球明星,就像世界上其他頂尖運動員一樣,打球打到退休,可以靠著打球賺來的錢或是代言費不愁吃穿,扛起一個家。而這個人,就會是所有還在這條路上奮鬥的人的目標,至少有可能,有這麼一個目標。

11906737_1478514552470293_1124356664028100724_o

 

職業化意謂著一整個產業的協力運作,基層運動人口、菁英化訓練、進場觀眾、場館、訓練設備、訓練方式、各領域人才、相關單位的作為、完善制度、行銷公關、運動經紀、還有其他族繁不及備載的輔助條件,缺一不可,而不由分說,這其中又有許多雞生蛋的問題,舉些(簡化後的)例子來說,比賽的轉播會讓支持者更多,但因為目前支持者太少,又不敷成本,所以沒人願意轉播。或是因為打不出好成績,所以各界的投資、代言機會就少了,但資源資金又是球員成長的最大後盾。

所以辦法是? 我沒有辦法,這也不是能夠一步登天的事,但是,這幾年來已經有很多人開始想各式各樣的辦法了,無論是辦雜誌、拍紀錄片、辦比賽、嘗試轉播和行銷,大家各自想著辦法、付諸行動,希望有天能讓這顆引擎轉起來。而我們,至少我們能做的是,多關心、多進場,有錢出錢、有力出力,沒辦法想辦法、有辦法提出辦法,甚至加入那些行動者們。

 

12809812_1163447190341455_422768177_o

 

有一天,當有人問愛打排球的孩子說:
『難道你要打球打一輩子嗎?』
他可以抬頭挺胸的說:
『對!』